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明星

    30岁的"少年"多兰:新片献给我的朋友们

    2019-05-29 08:38:15 影视资讯 6885阅读

    30岁就拍出了第八部作品的加拿大导演多兰,在与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记者的访谈中坦言,自己会因为大家的期待而觉得有压力,为了满足一些批评,也重新塑造了自己,改变了自己的思维方式。 多兰本人饰演的马克西姆
      
    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戛纳讯
     泽维尔·多兰的电影《马蒂亚斯与马克西姆》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在接受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记者采访时,多兰说这部影片是献给他朋友们的,当他小小年纪就获得成功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孤独,正是这些朋友帮助多兰度过了这段时间。多兰导演的第一部电影《我杀了我妈妈》大获好评,当时他才19岁。
      那部电影还在戛纳获了奖——很少有这么年轻的导演能获此殊荣,之后,二十多岁的他事业颇为光鲜亮丽。现在他已经30岁了,《马蒂亚斯与马克西姆》是他的第八部电影,这是一部温柔的剧情片,讲述了住在蒙特利尔,也就是多兰故乡一群好朋友的故事,片中的大部分演员在现实生活里,也是这位导演兼编剧的朋友。“
    电影是为了向这些朋友致谢的,”多兰告诉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记者。

    多兰导演的第一部电影《我杀了我妈妈》
      “他们给我的生活带来了重要意义,我二十出头的时候觉得非常孤独,所以我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工作和事业上,而且
    我从来没有过一段真正的感情,至少没有很长时间的。而他们跟我有共鸣,还很关心我,非常理解我。他们让我开心,我也会让他们大笑。这是一种相互的关系,在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做的事并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回应。这种关系不是自动产生的,也无法得到保证。
      “但
    他们与我的友情是坚定的,不像大众对我的喜爱,或者评论家对我的认可,又或者是电影节对我的欢迎,他们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多兰在这部电影中饰演一个年轻人马克西姆,他与自己曾有过毒瘾的母亲关系不太好,他想离开蒙特利尔,到澳大利亚去工作。Gabriel D’Ameida Freitas饰演马蒂亚斯,是马克西姆的发小,他有一份好工作,还有个女朋友。

    多兰在《约翰·多诺万的死与生 》片场
      当他们勉强同意出演一部学生短片作品时,他们俩必须要演一出接吻戏。这个吻改变了马蒂亚斯和马克西姆之间的感觉——周围亲近的朋友也受到了影响,他们试图去分辨两人之间是否存在友情以上的感情。多兰最开始是个童星,作为导演,他的其他作品还包括《双面劳伦斯》、《汤姆在农场》、《妈咪》还有《约翰·多诺万的死与生 》。
      
    Mtime: 从许多方面来看,这部电影都是你最真情实感的一部作品。跟你其他的一些作品相比,里面的角色似乎更加讨喜,少了些争议。你是有意这样做的吗?
      多兰: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意这样做的,这次在镜头的运用上,我的风格化减弱,采用了更自然的方式,这是我的选择。但我从来没觉得我其他电影里的角色是具有争议性的。我的目的是想向现实生活中我爱的这些朋友致谢,
    我们在电影里扮演的不是我们本人,里面讲的也不是我们这一帮朋友的故事
    。我只是想有一部电影可以体现出朋友之间的那种柔软、温柔的感情。而且更加稳固,平静,温和。


     
     Mtime:给你灵感去拍摄这部电影的友情,可以追溯到什么时候?
      多兰:Catherine Brunet(在片中饰演Lisa)饰演照顾我的女孩,我俩8岁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们都是童星,很早就一起拍电影电视剧。另外一些人跟我是7年前、5年前认识的。他们都能让我产生归属感,这是我生命中缺失的部分,我真的没怎么有过这样的感觉,至少从高中以后就没有过了。
      
    Mtime:也就是说你们在二十多岁的年纪遇到了彼此?
      多兰:我们要么是刚认识,要么就是重新认识了彼此。有些人跟我是两年前才认识的,我想说的意思是,我们不是那种一对一的密友,而是一群在过去两三年里变亲近的人。

    本届戛纳红毯上的多兰

      
    Mtime: 这群人在一起的场景令人感觉很真实,诚恳,这是从你们的真实经历中提炼出来的吗?
      多兰:也不全是。就像我说的,这不完全是我们自己的故事。 你在其中某一个角色身上看到的特点,可能是从其他人身上借鉴来的。但这些角色都是由职业演员扮演的,
    不是找素人去显得“真实”或者让他们即兴发挥的。这些戏都是按照剧本精心设计的,我们还会彩排,因为要想营造出那种真实感,不是通过即兴发挥可以实现的,它需要严密的设计。
      
    我们不是很喜欢临场发挥。那种方式对有些人来说可能很有效果,但对我们来说,反而会让我们觉得假或者做作,发挥受限。所以我们会把每场戏都写下来,并且不断反复修改,直到每句台词都达到完美,跟我们平时说话有一样的感觉。
      
    Mtime:在两位主角马蒂亚斯和马克西姆接吻之前,你把镜头切掉了。为什么要这样做?电影里其实表达了,镜头前发生的事会影响到真实生活,你能谈谈这个方面吗?这是你自己的经历吗?
      多兰:我不清楚自己是否有这样的经历,电影带给我的情绪和感觉一直渗透在我的生活中,影响并决定了我的一些行为、反应,还有我对生活的看法。我觉得这种影响是双向的——电影影响生活,生活也会影响我们创作、拍摄电影的方式。但
    我是故意不展现那个吻的,我觉得从故事的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要跟好友接吻这个主意让马蒂亚斯很不好受,心烦意乱,但马克西姆就没那么在乎。
      马蒂亚斯的生活过得按部就班——有一份工作,谈一个女友,有一套系统控制着他的整个生活方式。但马克西姆却什么都没有,他还准备踏上一场漫长的旅行,而且对于自己的性向或男性意识,以及自己是否具有阳刚之气这种事,马克西姆似乎看得不是很重。反正从小到大,他的胎记(在电影里,马克西姆侧脸有一块胎记)已经让他觉得自己跟别人不同了。
      所以我觉得,
    这种张力在银幕上出现之后,把吻戏卡掉会更有意思,因为这样会留有一点悬念,让人产生想要看这个吻戏的欲望。我们只能看到他们在客厅一起看那部短片时,镜子里映出的样子。我们是故意要收着的,这样才能让大家想要去看吻戏,而当吻戏真的来了,情绪才得到释放,比起在前面看吻戏,这里的刺激更强——至少我是这么觉着的。

    Gabriel D'Almeida Freitas饰演的马蒂亚斯
      
    Mtime:当你拍新片的时候,是否会因为大家的期待而觉得有压力?
      多兰:
    会有压力,以前我不觉得压力大,那时候感觉比现在好多了。但后来我觉得应该用同样态度去面对批评与奉承,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到真正的自由。我做了很多努力,
    想要满足我读到的一些对我作品的批评。我重新塑造了自己,改变了自己的思维方式,就是想迎合一些人。这很奇怪,因为二十到三十岁中间这十年,我觉得别人都在说我做得太多了,或者我的电影太吵,太绚丽,太激烈。
      为这次我决定做一些相对冷静,平缓,柔和的东西,但是我觉得又不够了。至少我觉得这次不够令人印象深刻。所以,
    我有点抵触人们对我作品的负面评价,我一直很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已经不知道该舍弃什么、注重什么了。我怎么可能不去在意?那些说自己从来不看任何评论或者批评的人让我觉得很困惑,因为不看这些,你怎么知道大家是如何看待你的作品的?
      而且在拍摄中,这些想法会给你带来困扰;人们会怎么想?这一次他们又会怎样评价我?他们会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很难处理,所以
    我三十岁之后想去演戏

    “电影献给我的朋友们,但不完全是我们自己的故事”
      
    Mtime:为什么会给马克西姆在脸上设计一块胎记? 
      多兰:我对伤疤和胎记一直很着迷,我总觉得它们很美丽,尤其是因为我知道有伤疤或胎记的人们反而觉得它们很丑,也觉得自己很难看。也许他们长大以后学会了爱自己,但你感觉得到,这是他们人生中的难关,是他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有时候
    我也得努力去抵抗别人对我的看法和评价。我早就想在我的电影里用一下胎记这个设定了,我觉得这对马克西姆的意义很大,很重。
      在跟朋友相处时,他觉得自己属于这个群体,他们用玩笑和热情接纳了他,你能看得出他们彼此之间很亲近;他们之间渗透着团结和兄弟情。他们甚至仿佛看不见他的胎记——这个胎记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胎记那么大,观众们显然是看得见的,但他的朋友们在电影里却只有一次提到了这块胎记,让我们感受到了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互相之间有多亲近。
      我觉得,我快三十岁的这几年认识的朋友,在一定程度上给我内心带来了平静,消除了我的不安,也
    打开了很多让我觉得自己很丑陋或者自我厌弃的心结。就好像我也有这样的印记——只不过不是长在脸上,能看出来的那种,是他们让我忘记了印记的存在,所以胎记的设计一部分是源于这个。

    小时候的多兰
      
    Mtime:你创造的角色都有着很不一样的背景,这很有意思,刻画这样的背景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多兰: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来自不同背景,有钱没钱从来不是确保友情的决定性因素。我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他们这群人不会让人自然而然地觉得相配,这是很有意思的地方。我见过有些人,看起来差不多,言谈举止也一样。但还有些人,他们来自不同的社会背景,但当他们聊天谈笑的时候,感觉是很相似的,但看起来很不一样。他们身高体貌不一样,家世也不同,在现实中,蒙特利尔就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地方,我们会使用英法两种语言。我认为如果我们想探讨特定的某一代,某一群年轻人的身份认同问题,展现这种多元化是很重要的。
    我有埃及血统(父亲是埃及人),
    Gabriel(饰演马蒂亚斯)
    是葡萄牙人,其他人大多是白人,除了
    Adib Alkhalidey(饰演Shariff),他
    是摩洛哥人。我觉得这样才更令人觉得真实,清楚。

    多兰在片场
      
    Mtime:你说《马蒂亚斯与马克西姆》是一部比你之前的电影“更冷静柔和”的作品,你能多讲讲电影的拍摄过程,以及这个故事的起源吗? 
      多兰:我觉得没必要去抑制自己,这个故事就应该这样去导演。
    我并不觉得它节奏慢,反而觉得它很有张力,而且我认为这是关于阳刚之气,以及这两个男人所受到关注的问题。我知道现在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不是一件有趣的事,但对我来说是的。因为这关系到我们对性别、对阳刚的认识,我二十多岁这几年,身边一直有不知道该怎样定义自己男性身份的人。
      有些人害怕去探索不一样的新事物——他们觉得自己是异性恋,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也许有人其实是想探索一下的。
    我一直在与男人的模糊性做斗争,但不是说我拍这部电影是要回应之前的那些,觉得,“我得做出改变了,我得改变现状……”我只是单纯地觉得应该这样拍,颜色应该淡一点,柔和一点,苍白一点,电影应该更谨慎,好集中于角色本身。

    多兰还执导过Adele的MV,“Hello”   
    Mtime: 电影里表达的一个观点是,一个吻可以改变一生,可以让人发现新的性向。你见过或经历过类似的事吗?
      多兰:我还没有真正见过或者经历过这样的事,但我很清楚地知道,新一代的人没有老一代人的这些问题。
    我这一代人,在性方面不够自由,不像现在的年轻人。我也还年轻,但已经不是最年轻的了。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对性向的认识已经进步很多了,他们感觉是自由的,
    我也想体验那种自由。很显然,马蒂亚斯和马克西姆两人非常害怕这种自由的意义。
      在定义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时,这种自由意味着什么?他们还能像以前一样阳刚吗?是什么赋予了他们男子气概?最近我遇到了一个异性恋年轻人,我说的年轻就是指比我小几岁。我们一起去冒险,我简直不能相信他会那么成熟。我们就差几岁,但我们看待事情的方式完全不一样,而且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去尝试新事物的自由。因为我接受的教育告诉我,我是这样的人,我应该做那样的事。
      电影里甚至没有展现社会对马蒂亚斯和马克西姆的排斥和评判,没有任何人在评判他们,电影里大家都很开放包容,是他们看待自己的问题,这才是他们关系中的难题。所以,这是时时刻刻都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我很好奇,
    当爱不知不觉进入你的生活,而你必须要冒险,重新定义自己,改变你过去对自己的认知,这时候你要怎么做?这样做可以吗?友情能否扛得住这样的考验?


    www.yunboys.cn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2019 www.yunboys.cn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