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明星

    戛纳专访"丧尸未逝"导演贾木许

    2019-05-28 20:37:49 影视资讯 6783阅读

    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记者独家对话到了《丧尸未逝》的导演、被誉为“美国最后一位独立电影制作者”的吉姆·贾木许,访谈聊着聊着,到最后有些形而上学了。 比尔·默瑞、亚当·德赖弗以及科洛·塞维尼
      
    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戛纳讯
     吉姆·贾木许经常被称为美国最后一位伟大的独立制作人,他用一部僵尸恐怖喜剧《丧尸未逝》拉开了本届戛纳电影节的大幕,也对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坦诚“我真的没那么喜欢僵尸电影……”
      比尔·默瑞、亚当·德赖弗以及科洛·塞维尼扮演的是一个美国小镇上的警察,这个小镇上有很多奇怪的事情正在发生,家养的宠物变得像野生动物一样,时钟停摆,日子变得更长。而随后事情却变得更糟,墓地里那些不死的尸体开始爬出来了。本片还有蒂尔达·斯文顿的加盟,他在其中饰演一位最近才来到小镇的、有点古怪的殡仪馆人员;

    《丧尸未逝》中的“古一法师”
      赛琳娜·戈麦斯扮演一名经过此地的嬉皮士,却被卷入了这场混乱中;史蒂夫·布西密扮演一位当地有种族主义倾向的农民,RZA扮演一名送货员,伊基·波普扮演僵尸,汤姆·威兹则饰演隐居者Hermit Bob。贾木许告诉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他很崇拜已故导演乔治·A·罗梅罗,称他开创了僵尸类型电影,不过他也补充道,他自己并不是这些电影的粉丝。
      “我几乎热爱所有类型的电影,但是
    所谓的恐怖片、怪物片以及僵尸片并不是我的最爱。我知道僵尸电影的历史,第一部《白魔鬼》(1932)的扮演者是贝拉·卢戈西,我还知道很多僵尸电影。
    我从未看过《行尸走肉》,僵尸就是没那么吸引我,乔治·A·罗梅罗对我来说是后现代的僵尸大师,因为他改变了僵尸的定义。”

    贾木许在《天堂陌客》片场
      贾木许出生于俄亥俄州,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一批忠实的粉丝。在当了几年音乐家之后,他去了纽约大学学习电影,并在最后一学年成为尼古拉斯·雷的助手,这位传奇的导演曾拍摄《无因的反叛》(1955),贾木许一直称其为导师。贾木许的早期电影作品包括《天堂陌客》(1984)以及《神秘列车》(1989),这两部影片被认为是邪典电影。
      他后来的作品有《破碎之花》(2005),吸血鬼电影《唯爱永生》(2013)以及《帕特森》(2016)。他通常喜欢与同样的演员合作,包括比尔·默瑞、蒂尔达·斯文顿、亚当·德赖弗、汤姆·威兹以及RZA等人。

    本届戛纳电影节上,贾木许与老搭档比尔·默瑞、蒂尔达·斯文顿
      
    Mtime:你是僵尸电影的粉丝吗?
      贾木许:早期电影和神话里僵尸都来自海地巫毒,一般是人被控制住,他们就成为僵尸。而之后随着乔治·A·罗梅罗的到来,僵尸变成不可控的了,他们从自己的身份中脱离出来,他们就是我们自己。他们从一个有序的社会秩序里产生,不是哥斯拉,不是科学怪人,不是来自外界而是内部。他们不仅仅是怪物,也是受害者,因为人类的所作所为,事情搞砸了。
      像《活死人之夜》一样,我相信它是一种从太空意外带回的病毒,或者类似的东西。因此乔治在这些神话中添加了新的东西,
    我们的电影都是罗梅罗的产物,这一点毋庸置疑,我们
    影片中有太多致敬他的地方了。也许这对影评人来说是很烦的,但是与我无关(笑)。罗梅罗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在《活死人黎明》(1978)中,那种在死亡之前对于他们想要做的事情的记忆,我们将其纳入了电影之中。

    《活死人黎明》
      
    Mtime:对你来说,“我要做一部僵尸电影,但是我的僵尸电影和其他的不一样,”这样的想法重要吗?
      贾木许:嗯,在某种程度上是的,
    我的僵尸电影,是我见过的第一部“僵尸会变成尘埃”的影片。我之前没见过这样的设定,当你死了你会脱水,体内就没有液体了;而当你活着的时候体内是有液体的:我们是由75%的液体构成的。我在写剧本写到某处时,散步时候想着这些液体,想着‘我正在移动着,而移动的是半个水球和半个香肠…’这是个多么奇怪的想法。我思考着‘我是75%的水,哇,这多奇怪啊…’,
      另外,
    我也不喜欢电影里有那么多血液飞溅的场景,你能想象如果僵尸们还有血,《丧尸未逝》的结尾场景该是什么样吗。我不想看也没办法拍,因为我不是一个喜欢鲜血飞溅场景的人。咖啡馆的僵尸算得上是我们的英雄僵尸,因为他们第一个出场,而且相当血腥。但是我不想重复这样的血腥,因此那是你能看到的鲜血最多的场景,后来你还能看到一点点血,但是我不想做成那种鲜血四溅的电影。

    赛琳娜·戈麦斯,《丧尸未逝》
      
    Mtime:有个非常好玩的场景,就是一些僵尸在周围走动,还看着他们的智能手机…
      贾木许:嗯,我们被这种消费主义操控着,我们被灌输这就是现在的运行方式;整个世界经济现在由企业霸主控制着,而那也正是他们想要的—我们的功能就是消费,而这就是他们想从我们这里得到的。

      Mtime:所以僵尸是人类还是说是人类的僵尸?
      答:僵尸是重获新生的食尸鬼—不死的!亚当·德赖弗在电影中已经解释了很多次了(笑)。你说的是比喻意义,但是是的,僵尸是重新复活了的我们。我们既是受害者,也是问题本身。他们只是空洞的容器,是笨拙的僵尸,他们不是吸血鬼,
    吸血鬼是非常复杂和有趣的。我喜欢吸血鬼。我不喜欢僵尸,他们只是无聊的实体,是空洞的容器。

    如果吸血鬼都是长成汤姆·克鲁斯这个样子……
      
    Mtime:所以你喜欢吸血鬼多过于僵尸?
      贾木许:是的,因为
    吸血鬼很成熟、有知识并且很优雅;他们还有些性感的东西,可以变形,变成蝙蝠或者狼,这点很酷。他们在夜间活动,很脆弱,必须非常聪明才能生存下来。他们并不是真的不死人,他们也不是真的复活过来的,但他们的灵魂从不会被真正杀死,因此他们有永生的可能性。但成为一个吸血鬼,这却是很难被接受的,相信我(笑)。
      
    Mtime:你对于Hermit Bob的世界观是否认同?因为如此冷静平和地看待世界末日…
      贾木许:是的,我认同汤姆·威兹以及那三个从拘留中心逃出来的青少年。他们是囚犯,在这个社会上没有工作,因为一些自身的问题被从社会秩序中剔除了。而Hermit Bob则是自己主动脱离了社会秩序,他不想要那些权力或价值,他想要生活在树林里,有自己热爱的某些东西。而青少年们则非常棒,他们对我十分重要,在某种程度上是个向导,就像是文化指南一样。
      在很多方面,青少年都给了我们很多东西:我们的风格、音乐,但当他们有荷尔蒙冲动做了些事情时,却受到了非常不好的对待。我不知道你是否认识歌手Billie Eilish?她真的是太厉害了,Carol King在还是个青少年时写出了她最好的歌曲;Bobby Fisher在14岁就成为了国际象棋大师。
    青少年们通常都被低估了。我们在音乐文化中欣赏他们,因为有太多青少年音乐人、流行音乐人,但并非是整个文化。
    汤姆·威兹饰演的Hermit Bob


      Mtime:你曾经说过不好的影评会激励你,现在仍然是这样吗?
      贾木许:
    我特别喜欢糟糕的影评,介于好坏之间的评论是比较困难的,我无法去阅读他们,因为我会觉得好玩儿,但是不想被影响到。但是如果他们真的非常讨厌这部影片,我就会想要去读这个影评,因为很显然和我的感受以及我投入的这部分生活相反,因此
    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不喜欢
      我发现这其实很有趣,也确实给我在继续发出自己的声音上带来了启发。这并不是一件消极的事情,因为
    所有的意见都是主观的,他们有权不喜欢这些作品。就像我知道有些人对于影评人不喜欢他们的电影会觉得愤怒,但他们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我不讨厌他们,它只会让我在某种程度上更强大。

    贾木许欣赏的Safdie兄弟,执导了罗伯特·帕丁森主演的《好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
      
    Mtime:几年前,制片人杰瑞米·托马斯曾说,你是杰出的美国独立电影制作人中的最后一位。你觉得这是真的吗?你是否看到了自己欣赏的年轻电影制作人?
      答:哦,当然有,这个说法不准确。我认为他指的是,那个我能工作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因此才说我是那个世界的最后一位。现在有很多新的电影制作人,美国的Safdie兄弟(Josh和Benny),以及来自全球各地的许多导演都非常厉害。这些年轻的导演并不是想走商业路线,他们热爱电影这种形式,正努力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
      关于这点你不能漠视,只是现在的系统非常非常不一样,
    不会产生很多像我、斯派克·李以及克莱尔·德尼这样的导演。但是你不能抹杀这种形式的魅力,你可以帮助它或者不帮忙,但你无法阻止。而现在就有点像是‘好吧,我们不会帮忙的……’,因此才更加艰难。

    杜拉斯最出名的作品之一是《情人》
      
    Mtime:沃纳·赫尔佐格最近说,他经常在拍摄电影之前阅读诗歌,你有同样的仪式吗?
      答:是的,通常我也这么做,我对于在准备东西时听什么样的音乐以及读什么样的东西会非常在意。当我由于某种原因打算写剧本时,
    我总是先读一些玛格丽特·杜拉斯的作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她的简洁性,对于剧本你不想要过多的描述,你想要谨慎和适当的语言,而她则是这方面的大师。
      我喜欢瑞士作家罗伯特·瓦尔泽,《漫步》是我曾读过的最美好作品之一,而我只读过英文翻译版(原文是德语)。这次我在读的是Joe Brainard的一些诗歌;而我听的很多音乐都是来自作曲家Henryk Górecki。我在听很多不一样的音乐,包括我最近发现的一个名叫The Angelic Process的乐队。

    科洛·塞维尼和傻脸娜在今年戛纳首映式上
      
    Mtime:科洛·塞维尼说,你曾给她寄了一封手写的信,询问她是否会参演电影,你对很多演员都这样做吗?

      贾木许:是的,
    我没有电子邮箱。我会发很多信息,喜欢emoji,事实上有时候我的信息只有表情。我喜欢海盗旗,经常用它来签名
    。我仍然在本子上手写我的剧本,之后会输进电脑里。我喜欢手写的东西,因为你把咖啡打翻在上面就会有印记,上面会有错误,这是大脑如何工作的一个记录。而在电脑上时,就会是‘好的,我将把这些删除…’然后就没有了。
      也许我也想去掉剧本上的一些什么,我需要做的就是划一条线,但是划掉的东西仍然在那里。但如果我在想‘那曾经写了些什么?’如果在电脑上可能就已经完全被删除了;可如果在我的笔记本上,那些仍然在那。对我而言,在我的写作里有那些痕迹是非常重要的,我也一直这么做。
      
    Mtime:你说你试图去欣赏我们生活的世界,但是你发现了黑暗面,这个黑暗面是指我们现在生活这个世界的政治环境吗?
      贾木许:嗯,
    政治气候是是由企业的贪婪引起的,而企业的贪婪是由于缺乏同情心、特别是某些人的同情心而引起的,你看看普京,阿萨德(叙利亚总统),埃尔多安(土耳其总统)以及特朗普。看起来他们似乎没有拥抱别人的能力,缺少共情能力。这关乎权力、金钱,他们是自恋的,而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倾向。但是好人也不想成为独裁者,这又是一个问题(笑)。
      
    Mtime:你在电影中谈到了气候变化问题,你是否因为气候变化而调整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答:不,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我深深地尊敬那些将这件事作为头等大事的年轻人。他们在努力的时候,我却和我的朋友们制作了一部愚蠢的僵尸电影。我在做什么?我深受他们感动,并且深度关切。我自私的个人生活,是远离城市的乡村,在树林里,因为这会让我更健康,让我更加珍惜那些微小的细节,也让我享受活着以及清醒着的状态。
      
    城市里满是僵尸,有些甚至都不带脑子,他们拿着手机走在大街上。我就是想拍这个然后说,‘赶紧醒醒吧!’因为他们按照你的方式生活,他甚至不知道旁边还有一个人。我已经被这样的情况烦透了,但无乱如何,这仅仅是消费主义文化里的一件事(笑)。

    www.yunboys.cn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2019 www.yunboys.cn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