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明星

    传奇球王纪录片"马拉多纳"亮相戛纳

    2019-05-27 10:38:11 影视资讯 6520阅读

    纪录片《马拉多纳》在戛纳首映,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记者与导演交流时,这位来自英国的利物浦球迷表示,马拉多纳本人非常有魅力,但其实挺难打交道的,到现在球王也没看过这部他自己的纪录片。 那不勒斯期间的马拉多纳
      
    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戛纳讯
     《马拉多纳》是一部关于这位足球运动员的传记纪录片,这部关于其并不完美一生的影片,日前在戛纳电影节首映,曾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的导演阿斯弗·卡帕迪尔,也与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聊了聊这位饱受争议的阿根廷球王、世界杯得主。卡帕迪尔及其团队使用了之前未曾曝光的录像,来
    展现马拉多纳自1984年加入当时挣扎的意大利那不勒斯队,直到离开的那段时间
      1991年,他被查出吸食可卡因,因此饱受诟病。那不勒斯之前从未赢过意大利联赛冠军,而马拉多纳在队期间,他们赢得了两次联赛冠军,并赢得了意大利杯和欧联杯冠军。粉丝们视其为神,但他在那不勒斯期间开始吸食越来越多的可卡因,并有了私生子——他很多年都不承认这个孩子的存在。他还被指出与当地匪徒狼狈为奸,据说是个叫“卡莫拉”的帮派。


      但就像这部影片中展现的,
    那不勒斯和阿根廷粉丝有多爱他,别人就有多恨他。马拉多纳曾用手进了一个球,帮助阿根廷队在1986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上击败英格兰队,随后获得了冠军,他后来称之为“上帝之手”。马拉多纳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近郊的贫民窟,并在15岁时被博卡青年队签下;后他以创记录的760万美元转会费转会巴塞罗那。
      但马拉多纳在巴萨的日子并不好过,而他的场下生活也开始频繁登上头条——都是些进出夜店、玩弄女色的事情。在几年内,他便被交易到当时战绩挣扎的那不勒斯,在那里,成千上万的球迷正期盼着他的到来。
      英国导演卡帕迪尔以《艾米》获得了奥斯卡(最佳记录长片)奖,这是一部关于“毒后”艾米·怀恩豪斯的纪录片,她于27岁便英年早逝。卡帕迪尔还执导过倍受称赞的《永远的车神》,本片讲述了巴西赛车手埃尔顿·塞纳的故事。这位车神在34岁参加意大利的国际汽车大奖赛时意外撞车,不幸身亡。

    “上帝之手”
      
    Mtime:你的影片展示了马拉多纳的不确定性,他会在你们约好的访问现身吗?
      阿斯弗·卡帕迪尔:我们第一次会面是在他住在迪拜的时候,我们约好了,大家都想见见他——都想亲眼看到真正的迭戈。所以两个制作人也跟着去了,还有一个摄像师、一个音效师、一个翻译还有我自己,我们都去了迪拜。我们到那之后,被告知会面会在某一天进行。但这就是重点了,不管是他还是他的工作人员,每个人都在说:“不,不是今天,明天再来吧。”
      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
    我们等了四天
    最后我们终于见到他时,
    会面仅有5分钟,因为马拉多纳当天不舒服。我们说:“您好,我们会一起制作一部佳片的。”然后我们就走了,就这么多。我决定要灵活一点,所以下次见面就只有我和另一个人。我想:“为什么不做一部像《艾米》或《永远的车神》的片子?”
      准备好后,我们要去见他,谈谈这件事。但与那两部电影不同的是,你得先采访到马拉多纳,所以我们这么做了,我记得下一次我们再去的时候就是六个月后了。

    纪录片《艾米》让导演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小金人
      
    Mtime:在你看来,马拉多纳在流行文化中意味着什么?为什么流行文化需要这样一位人物?
      卡帕迪尔:这取决于你问谁了,如果你问一个那不勒斯人,他会说马拉多纳让他们骄傲,让他们的队伍变得伟大,因为后者带领球队击败了意大利北部那支足球队(尤文图斯、AC米兰和国际米兰这“北方三强”)。那不勒斯在马拉多纳来之前从没赢过什么冠军,所以那的人会嘲笑球队,对着他们唱不好听的歌,甚至很看不起球队。
      然后马拉多纳就来了——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来到了一支从没赢过冠军的球队,不管在他来之前还是在他离开后。所以
    对于那不勒斯人来说,他是那种形象;对于阿根廷人来说,他又是另一种样子,因为他带领阿根廷队赢得了1986年的世界杯。
    对于英格兰人,他又是另一码事了,因为他曾用“上帝之手”送他们回家。所以他并不是人见人爱的,有人喜欢他,有人恨死他了。
      有人说
    他既是天使又是魔鬼。你不会因为他是个圣人才拍关于他的电影,而是因为他身上有故事。他有狡猾的时候,他做的一些事我也并不能认同——有许多都是很沉重的话题。我想你需要做这么一部电影,你需要戏剧性,需要好事也需要坏事,还有那些阴影下的东西。

    博卡青年队时期的马拉多纳
      
    Mtime:这就是他能成为一个很好电影主题的原因,对吗?
      卡帕迪尔:是的,我只对那些具有话题优势的角色感兴趣,而马拉多纳出身街头,
    虽然他奋斗到了最高层,但他街头出身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电影中有一句关于欺骗与狡诈的台词,这就是他在场上和场下的样子。他很难受约束,因为他会自我保护,他生活、生存的方法,证明了他是来自一个非常艰苦的地方,而他也从未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当你决定拍一部关于他的影片时,你就要做好跟他打交道的准备——你问一个问题,他会顾左右而言他。这对我们是一个困难的挑战,这并不会是部优雅的片子。《艾米》和《永远的车神》都是很难拍的,因为两人都因悲剧英年早逝,但现在我觉得
    他们的故事比马拉多纳的好讲多了。每次跟马拉多纳见面你都会觉得是最后一次,但他永远会找出别的事情。

    这张“上帝之手”的照片,据说是来自中国的新华社记者拍的
      
    Mtime:马拉多纳看过这部电影了吗?
      卡帕迪尔:没有,这也有点像试图去采访马拉多纳的感觉。我们开始拍的时候他住在迪拜,我们之间的采访都是在迪拜完成的。我在那见了他三四回,过程很平静,非常好。然后我说:“我会把成片带来迪拜给你看,我们可以在你家客厅的电视上看。”完美。然后他说:“其实我那会儿不在迪拜了,我会去白俄罗斯。”我说:“噢,好吧,白俄罗斯在哪?”
      我在地图上找到了:“好吧,离伦敦挺近的,那我们就去白俄罗斯……”然后他又改口:“不,我应该是在哥伦比亚。”我不能去哥伦比亚,就说:“在那之后你会去哪?”他说:“应该会去俄罗斯世界杯,然后回阿根廷。”我就说:“太棒了,那我就去阿根廷……”我们订好了去阿根廷见他的票,然后在我们飞的前两天,他又去了墨西哥工作。这就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的地方——
    他很狡猾,所以他一直没看成片

    导演卡帕迪尔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photocall上
      
    Mtime:你想不想让他来戛纳参加首映?
      卡帕迪尔:当然,我们想的是:“如果我们能参加戛纳电影节,咱们就把他带去首映式”,直到几天前,我们还一直希望他能来戛纳看这部片。但
    我把这部电影给他身边的人都看了——他前妻、孩子、训练师、自传作家,那些跟迭戈很熟的人,这或许比给他本人看还好,
    他们都说拍得很诚实、可信
      
    Mtime:你是足球迷吗?
      卡帕迪尔:是的,我是利物浦球迷。
      
    Mtime:听起来和马拉多纳打交道很令人沮丧,你最后还觉得自己喜欢他吗?
      卡帕迪尔:
    我觉得他确实很有魅力,当你看那些他年轻时的录像,当他微笑时,他的魅力是不可否认的。我必须说,当我拍《永远的车神》时,有种爱上塞纳的感觉;拍《艾米》时,也有种爱上艾米的感觉。
    要爱上迭戈很难,但他身上有许多好的东西,当然那些诡计多端的感觉也让我觉得很难办。

    2019年的球王
      
    Mtime:你是英国人,所以你肯定知道他在对阵英格兰队时那个“上帝之手”……
      卡帕迪尔:
    那些球员摔倒,向裁判索要任意球的时候还少吗?那就是足球。如果你真的懂球,你就会知道每支球队、每个球员都可能这么做。如果你能以平常心看待这一点,那就对了。马拉多纳在最伟大的足球舞台上做了这件事,而我们发现他已经那么做很多次了。
    他在阿根廷、那不勒斯还有世界杯上都这么干过,有时他能蒙混过关,但有时就会被逮到。
    在那特殊的一天,他就蒙混过关了
      
    Mtime:你的电影向我们展现了他在那不勒斯时身边的那些混乱,以及他所经受的压力,你觉不觉得他的垮台是不可避免的?
      卡帕迪尔:就好像他这个人去到哪儿,哪儿就会混乱,他所到之处充满了麻烦和争议。
    他为紧张、愤怒和争议而活,如果没有这些,他会自己创造。所以一方面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即使事情特别顺利,他也会搞砸,因为他需要那种混乱。他既想要平静,又不那么想要;他既渴望被爱,又想独自一人。
      
    他在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是绝对的矛盾,1980年代的那不勒斯也非常疯狂——这个男人和那不勒斯太相配了,他们也是彼此的噩梦。他们都享受了一段非常好的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但事实上他得重新寻找朋友,包括那些社会层级比较低的人。如果他真的和那些人做了朋友,我不知道他会落入什么麻烦中。

    据传早年间,马拉多纳与那不勒斯黑帮“卡莫拉”有联系
      
    Mtime:在片中,他与那不勒斯黑帮“卡莫拉”有很多联系。那是怎么回事?
      卡帕迪尔:如果你在1980年代去那不勒斯看一场球赛,那你会见到法官、警察、家庭主妇,还有全都挨着坐的“卡莫拉”成员。那个城市只有那一支球队,也是南意大利不可或缺的队伍,所以大家都支持那不勒斯队。马拉多纳也会遇到那些人,
    这也是意大利及其系统的运转方式——所有人都与别人有联系,
    你见到的每一个人都可能与一个黑帮成员有关。从这方面来说,他们都是互有联系的。
      马拉多纳不管去到哪儿,都想知道谁是城里的老大,因为就像他自己说的,他需要被保护。
    他想知道“自己可以随便开法拉利”招摇过市,或是做其它类似的事情。那就是一部分原因——他们觉得自己在保护马拉多纳,而后者也想:“嗯,这挺好的,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这种情况维持了挺长一段时间。

    世界杯上,身为球迷的马拉多纳
      
    Mtime:马拉多纳对那不勒斯的感受是怎样的?对自己在那里的一段生活又作何感想?
      卡帕迪尔:我觉得他是享受其中的。现在他已经离开那很久了,但他仍然喜欢那。他在1991年离开那不勒斯,然后回去过几次。
    我想他喜欢被追捧的感觉,而那不勒斯正是个会永远爱他的地方。那些在马拉多纳带队夺冠之后出生的孩子们也喜欢他,你在街上转转也会看到那些仍然贴在那的海报,还有印着他头像的围巾、T恤什么的,我觉得他享受那种感觉。我不记得他说过那不勒斯哪里不好。
      
    Mtime:你会怎样评价作为球员的马拉多纳?
      卡帕迪尔:评价作为球员的他,你必须把环境设置为足球领域,那很困难,因为那时候的规则不一样,球场比现在硬,用球也不同。
    现在如果你稍微一碰一个球员,他就会翻滚在地,这跟以前很不同。但单从那时候的足球角度来说,他是最好的球员。我觉得没有谁能赶得上他。
    现在那些顶级球员不会去到一支即将降级的球队——他们都会去一些一直赢球的球队,这很无趣


    www.yunboys.cn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2019 www.yunboys.cn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