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明星

    他被称为"韩国电影的脸面",惊艳戛纳

    2019-05-26 15:39:32 影视资讯 2165阅读

    在戛纳,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也采访到金棕榈获奖影片《寄生虫》主演宋康昊,聊了聊他对于影片的看法、与奉俊昊的四度合作、未来的打算等等。


    获得金棕榈后,《寄生虫》导演奉俊昊下跪向宋康昊“献礼”


      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戛纳讯 北京时间今天(5月26日)凌晨,第72届戛纳电影节落下帷幕,奉俊昊执导、宋康昊主演的《寄生虫》获得9位评委全票通过,助韩国夺得首个金棕榈大奖。
      《寄生虫》在此前戛纳电影节的首映之后,就大获好评,拿到本届场刊最高分3.5分。

    《寄生虫》法版预告片

      这部黑色喜剧片讲述了一个由基泽(宋康昊)作为一家之主的无业游民家庭的故事,他们渗透到一个住豪宅的富人家庭,引起了混乱。
      《寄生虫》是宋康昊与知名导演奉俊昊合作的第四部作品,前有2003年《杀人回忆》、2006年的《汉江怪物》和2013年的《雪国列车》。今年52岁的宋康昊经常被称为“韩国电影的脸面”,而且可以说是韩国最知名的演员。


    《死不张扬离奇失魂事件》中的宋康昊(左)
      他演过的电影包括《死不张扬离奇失魂事件》、《生死谍变》、《茅趸王》、《优雅的世界》、《密阳》、《义兄弟》、《嚎叫》、《观相》、《辩护人》、《思悼》、《密探》、《出租车司机》和《麻药王》。
      在戛纳,云播影视摘自 时光网也采访到宋康昊,聊了聊他对于影片的看法、与奉俊昊导演的合作、未来的打算等等。





    Mtime:在戛纳电影节上展映电影,并且收获了这么好的评价,你感受如何?

    宋康昊:来戛纳总是令人激动紧张的,而且由于电影里有很多韩国文化元素,我之前挺担心世界各国的观众能不能理解电影,能不能产生共情。但与我的担心相反,好像大家都很能理解,并且享受这部电影,这个结果很好。

    Mtime:电影里,家庭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里面有两个家庭;一个极为富有,一个极为贫困。这部电影是在批判韩国的阶级体制吗?

    宋康昊:我觉得对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来说,家都是他们所熟知的最基本的单位,也是最基础的环境,在韩国的社会中尤其如此。近年来韩国经历了很多变化,家庭也开始变得西化。
    所以,尽管这部电影是以家庭为单位展开的,但它也探讨了经济不平等对我们每个人的影响,很深入,并且有独特性。
    电影还展现了个人尊严与自我是如何通过这种看不见的阶级差异改变了故事走向的。所以,电影既是关于家庭的,也是关于个人尊严的。

    Mtime:在韩国的日常生活中,这种阶级差异有多明显?

    宋康昊:当然,阶级斗争这种东西是无法实实在在看见的——就像电影里提到的那种气味(电影里一个富人说乘地铁的人身上都有一股特定的气味)。但尽管气味是看不见的,它却是你能体会到的最强烈,最多面化的一种东西,也是能把坐拥一切的人和一无所有的人区分开的东西。所以我认为阶级问题是我们所有人都会遇到的,是存在于我们身边环境里的东西,这是社会中最牢固的隐形墙。


    去年戛纳主竞赛韩国电影、李沧东执导《燃烧》也涉及阶级贫富悬殊话题


    Mtime:过去几年里,你饰演过非常不一样的几个角色,从《汉江怪物》里染着金发的小青年,到出租车司机,再到律师、间谍。你是特意选择不一样的角色来挑战自我的吗?


    宋康昊:对我来说,选择角色时真正重要的是导演想讲的故事和理念,以及他希望怎样以我这个演员为媒介去表达故事。我想这些问题的时候都很自然地把自己带入进角色,进入那部作品。我觉得演员没必要去想‘这是我以前演过的类型,我要换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角色去演’。这种意识并不能让演员发挥最好的表演。但当导演清楚他想讲一个怎样的故事,也知道我作为一个演员,一个角色,在这个过程里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时,一般就能自然而然地创造出我可以演的非常独特的角色。

    Mtime:能给我们讲讲你在《寄生虫》中饰演的基泽这个角色吗?


    宋康昊:我在《寄生虫》里饰演的这个男人是一个没什么经济能力的人,遇到的事儿没一件顺心的。他是一家之主,得养家糊口,但却被困在令人十分沮丧的现实里。
    与此同时,他还在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改变现状,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没有多少能做的事,也没有多少能打破僵局的方法,所以他的选择是非常受限的。
    他别无选择,只能让自己去适应这些限制和窘境,以及不断施加在他身上的压力。你可以说他像个软体动物一样,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能适应,并且加以利用。故事后半段,他的确被卷进了这些万万想不到的情况里,但这也体现出人们天性的一部分,当你被周围环境所控制,你唯一的选择就是去改变。

     Mtime:你认同基泽这个人吗?

    宋康昊在《寄生虫》中

    宋康昊
    :有些时候我能认同这个角色,所以演起来也很自然。当然,在电影后半段他做的一些事是我这辈子都没经历过的,但我觉得从精神和情感的角度来看,我作为一个个体,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他。所以这是混合的——有些地方我能认同,有些则不能。

    Mtime:电影里富人家有一个地堡。这是真的吗?在韩国,富人们会因为害怕而在家里建地堡吗?

    宋康昊:这个有点夸张了。但这也不是导演凭空想象出来的——你确实会听说一些特别有钱的人会在家里建地堡。我觉得地堡在这部电影里是一个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空间。
    真正的富人,不一定会建地堡,但我认为在电影里,这个空间展现出了富人们通过自己的资源可以进入一个专属世界


    Mtime:这部电影里有很多黑色幽默,你以前的作品也有幽默元素,你会更喜欢幽默的角色吗?

    宋康昊:我以前有几个角色,他们以幽默或者玩世不恭的态度去看待世界,但这不是我作为演员唯一的特点。我觉得对有些过着自己人生的人来说,真实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我觉得幽默和玩世不恭在我们的世界里并不是分割开的。生活里永远有喜剧也有悲剧,而且二者总是相伴而来。这是我想表达的东西。

    Mtime:我们在戛纳收到消息,你将成为首个获得洛迦诺国际电影节卓越奖的亚洲演员。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宋康昊: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觉得我好像不配得到这个奖,所以会觉得更加感动。我觉得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荣誉,它真正的意义在于我是第一个获得这个奖项的亚洲演员。过去这个奖项颁给了很多西方的优秀演员,现在颁给我,我觉得也证明了大家对亚洲电影的成长是有目共睹的,特别是韩国电影的发展,所以我认为这个奖项是一个更高的荣誉。

    Mtime:《寄生虫》是你跟奉俊昊导演合作的第三部电影,是什么让你们的合作这么成功?

    宋康昊和奉俊昊此前合作《汉江怪物》

    宋康昊
    :我个人非常尊敬奉俊昊导演的观点和他电影里所展现的世界观。
    我感觉他一直在质疑自己,并不断向前迈进。我们一起工作的时候状态都很理想——我们总是互相激励,一起成长,因此我们才会经常一起合作。 
    Mtime:你出演过奉俊昊导演的英文电影《雪国列车》。那你有没有拍好莱坞电影的打算?

    宋康昊:我收到过一些提案,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没能实现。
    现在我没有特别的进军好莱坞的计划,但如果有合适的机会,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Mtime:好莱坞拍电影的方式跟韩国是不是不一样?

    宋康昊
    现在已经差不多了。以前的时候,韩国花在制作前期的时间非常短,所以我们进入到拍摄阶段的时候会花很长的时间,还会因为一些错误而浪费预算。

    但现在我们有了新的法律,限制了我们在片场的工作时间,所以在制作前期我们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要避免在拍摄阶段出现任何可能超时的状况。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进步了很多。

    www.yunboys.cn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 2019 www.yunboys.cn  免责声明